庞氏骗局花样翻新与时俱进 P2P区块链成伪装外衣

时间:2018-10-29作者:白泽明




曾任纳斯达克主席的马多夫于2009年6月29日被判处150年监禁。■  曾任纳斯达克主席的马多夫于2009年6月29日被判处150年监禁。
马多夫的十年诅咒与庞兹的百年阴影
2017年3月27日下午,纽约索菲特酒店(Sofitel New York Hotel),一个身影从24楼房间纵身一跃,坠地身亡。警方发布的消息引起了媒体的注意:自杀者是56岁的查尔斯·墨菲(Charles Murphy),一名对冲基金投资人。这个名字与约十年前轰动一时的世界头号庞氏骗局主谋马多夫(Madoff)联系在了一起:曾任纳斯达克主席的马多夫于2009年6月29日被判处150年监禁,而墨菲所管理的法菲尔德·格林威治(Fairfield Greenwich)基金曾投资给马多夫75亿美元。东窗事发后,墨菲管理的基金衹赔付1.25亿美元给投资者。3000名投资人损失惨重,欲哭无泪。相信墨菲也因此饱受精神困扰。
墨菲曾在曼哈顿东67街拥有一幢价值3300万美元的豪宅,到后来却穷困潦倒。墨菲公寓附近车库的一名停车员透露,墨菲的妻子撞坏了他们的车子,连修车的钱都拿不出来。对受害者而言,马多夫是一道诅咒,一道十年不散的诅咒,已经先后夺取了4条人命。2010年12月,马多夫的长子马克被发现吊死在其位于苏荷(SOHO)区的一处公寓内;投资人威廉·福克斯顿和勒内·蒂埃里·马贡德拉也于骗局爆发后自杀。马多夫当过救生员。然而,他这个前救生员不仅把许多人、许多机构拉下了水,还拉下了地狱。 



庞兹
而更远的阴影,是来自马多夫的“教父”庞兹。“庞氏骗局”一词已经家喻户晓。查尔斯·庞兹(Charles Ponzi)是金融诈骗的祖师爷。只不过,马多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将“庞氏骗局”发挥到极致:其一,时间长。庞兹的骗局只维持了一年多时间,一般庞氏骗局也只能维持两三年,马多夫却维持了20年。若不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还不知道能继续维持多久。其二,金额大。庞兹骗到手的钱大约有1500万美元,这笔钱按今天的币值,也就10亿美元左右。马多夫一案涉及资金高达500亿美元,是华尔街历史上最大的欺诈案。其三,层次高。多年来,马多夫愚弄了相当多投资家和一大批具专业经验的投资人,包括对冲基金、银行等专业和精明的机构和个人。而庞兹欺骗的衹是波士顿的4万名穷人,平均每人投资数百美元。其四,迷惑大。庞兹宣称,所有的投资在90天之内都可以获得40%的回报。而马多夫承诺每年回报衹有约10%,但他非常强调“投资必赚,绝无亏损”。
“庞氏骗局”的设计击中人性弱点
形形色色的“庞氏骗局”并不复杂:一句话就可以说明白:以其他投资者的本金,作为投资回报支付给另一些投资者,说得更白些,就是拆东墙补西墙。维持这个骗局,衹要满足一个条件:后续的“东墙”要高过先前的“西墙”。但恰恰是这个简单的条件,就会最终戳破骗局。因为这类“投资”,通常不会产生任何投资收入,一旦出现风吹草动,骗局就会破灭。
但这一简单的骗局百年来之所以能延续至今,骗了一拨又一拨的投资者,是因为它们击中了人性的弱点。
首先,承诺超高的回报。经济学的基本常识是,风险与回报成正比。回报越高,风险也就越大。“庞氏骗局”却反其道而行之,衹有高回报,没有高风险。这正是针对人贪念而设计的。人性的弱点到今天也没有改变。《洛杉矶时报》几年前有一个报道:美国金融业监管局的一项调查显示,很多美国人非常容易受骗,超过2/5的受访者甚至辨认不了金融诈骗中最明显的欺诈手段,尤其是老人成为最容易得手的“猎物”,经常被骗、损失财物。虽然大多数美国人不会理会所谓的“投资项目”,但调查数据显示,仍有11%的美国人在金融诈骗中损失惨重。
而高额回报是骗子最常用,也最容易得手的手段。在上述调查中,四成受访者表示,如果投资项目承诺一年内资金翻一番,且提供全额保障,他们将非常感兴趣。
高额回报不仅是承诺,而且在前期往往能兑现。最长的是马多夫,将近20年能够兑现。但是,这一骗局的风险也正源于此。为了支付先加入投资者的高额回报,“庞氏骗局”必须不断地吸引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参与,从而形成“金字塔”式的投资者结构,受害者必须达到一定规模,方能维系骗局所需的现金流。因此,“庞氏骗局”往往受害者多,影响面广,社会危害也往往更大。以马多夫案为例,由于大量的金融机构卷入其中,案发后,引发大规模的连锁诉讼,本文开头提到的查尔斯·墨菲,其实也是马多夫的一个受害者。
其次,渲染神秘的投资。由于没有真实投资和生产的支撑,“庞氏骗局”就尽量保持投资的神秘性,对外宣传采用晦涩难懂的投资技术,能够欺骗一般投资者甚至专业投资者。在当下,古老骗局往往被包上金融创新的外衣,诸如期权等复杂的衍生产品,对冲基金这样的“高级交易”,或者是众筹这样的网络时代的创新产品。
与时俱进:庞氏骗局花样翻新
“庞氏骗局”并未因马多夫的曝光而绝迹。相反,一遇到合适的土壤,就会以不同的面目冒头。
2016年12月,纽约曝出马多夫后最大的金融骗案。纽约对冲基金Platinum Partners的创始人兼首席投资官马克·诺德里奇特(Mark Nordlicht)等人被控参与一个“庞氏骗局”,涉案金额高达近10亿美元。Platinum Partners成立于2003年。该基金对外宣称,自成立以来的13年其年平均收益率超过17%,没有任何一年业绩下降,几乎可以与世界上最好的对冲基金相提并论。检方表示,在2012年至2016年间,该基金大量投资于石油类金融产品,而这期间的石油价格暴跌,基金亏损严重。但是,基金的管理者通过伪造业绩报告,游说投资者不断将钱投进去,借新债还旧债,来维持基金的运转,成为典型的“庞氏骗局”。基金的规模从2012年的7.27亿美元一路上升到到2015年底的9.1亿美元,其所收取的基金管理费多达1亿美元。据《华尔街日报》消息,此案涉及投资者可能超过600位。这一骗局的特点是,该基金一开始可能只是风险投资,但投资失败后,不惜铤而走险,靠欺骗维持下去,走上了“庞氏骗局”的不归路。
近年来,与互联网相关的创新行业,如P2P、众筹等,已经成为欺诈的“热土”。2015年9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内华达州地区法院对Ascenergy公司提起了欺诈控诉。这是美国首例众筹欺诈案,拉响行业警报。该公司从表面上看属于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并已经借助股权众筹平台融资500万美元。但证券交易委员会表示,该公司大约衹有2000美元被用于石油和天然气行业。
2016年5月9日,美国最大的P2P网络借贷平台借贷俱乐部(Lending Club)爆出丑闻,该公司违规出售2200万美元的贷款,公司首席执行官拉普朗什还因涉嫌内幕交易被迫辞职。借贷俱乐部被称为美国P2P网贷行业的标杆。该公司创立于2006年,公司创始人、法国人拉普朗什被称为行业“教父”。2012年底,该公司的总贷款额超过10亿美元,并且实现盈利。到2015年底,该公司共发放贷款近160亿美元。
P2P网络借贷平台是P2P借贷与网络借贷相结合的产物,被视为面向未来的借贷模式,其资料与资金、合同、手续等全部通过网络实现。借贷俱乐部违规借贷丑闻对该行业是重重一击。
投资者对整个网络借贷行业都产生了质疑。事件也对网络借贷的规范发展敲响了警钟。5月10日,美国财政部发布《网络借贷白皮书》,强调要提高网络贷款行业的透明度,并敦促监管机构针对这个行业加强监管协作。11日,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美联储、美国财政部货币监理署官员均发表评论,声称将对P2P网贷进行更加严厉的监管。
道魔斗法:防范金融欺诈道难且长
从世纪之交的安然事件,到金融危机加上马多夫案,暴露出美国的金融监管其实漏洞极大。尤其是在高风险投资领域,监管更是稀松。监管不力,是酿成马多夫案的重要原因。但《纽约时报》曾经刊文指出,马多夫的“庞兹骗局”仅仅比华尔街那些“合法”的把戏稍微猖狂那么一点点。2007年次贷危机的形成,就是银行和贷款机构向不具备收入条件的房屋购买者提供贷款,再把贷款打包成债券,卖给各国投资者,而投资银行在债券衍生产品方面的疯狂交易,最后酿成大祸。在滥用信用和诱骗投资者方面完全和马多夫一样,而恶果却远远超过马多夫。
痛定思痛,2007年金融危机后,美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的金融监管改革方案。2010年7月21日,时任总统奥巴马签署了被称为数十年来最严厉,厚达2300页的《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个人消费者保护法案》(简称《多德·弗兰克法案》)。在保护消费者免受金融欺诈方面,法案规定,在美联储内部,新设一个独立的消费者金融保护机构——消费者金融保护局(简称CFPB),以确保消费者在购买抵押贷款、信用卡和其他金融产品时获得清楚、准确的信息,并保护其免遭隐藏费用、滥用条款和欺诈行为的损害。
除了政府监管外,美国金融业也加强了自律。美国金融业监管局(简称FINRA)是美国最大的非政府的证券业自律监管机构,于2007年7月30日由美国证券商协会(NASD)与纽约证券交易所中有关会员监管、执行和仲裁的部门合并而成,监管对象主要包括5100家经纪公司、17.3万家分公司和66.5万名注册证券代表。其核心目标是加强投资者保护和市场诚信建设。
金融业监管局的工作,一方面是教育与告诫投资者,免受各种金融欺诈。如该局2016年9月19日警告称,有欺诈者宣称,衹要付一笔费用,即可帮助他们恢复投资资金或挽回在非法操作交易平台上所遭遇的损失。这些骗子往往冒充政府官员,或假装隶属于FINRA或受他们指定来进行调查以接近受害者。一旦受害者表现出兴趣,就会收到一系列函件,告知其资金已经在账户中等待,衹要付费即可收回。但一旦付费,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美国金融业监管局指出,这些骗局将会给投资欺诈事件受害者带来二次伤害。
另一方面,该局采用各种手段发现和打击欺诈行为。路透社2016年10月就曾报道,美国金融业监管局正在研发可进行市场监控的人工智能软件,每天大约可监视500亿次市场活动,包括股票订单的签订、修改、取消和交易,这样海量的交易活动,凭人力监控是根本不可能的。人工智能软件能发现一些反常的交易行为,如向证券交易所提交订单后立即取消交易,人工操纵股市价格,等等。金融业监管局副局长汤姆·吉拉(Tom Gira)说:“人工智能软件似乎能够给我们提供更好的窗口监视市场,应对这些行为。” 当然,吉拉也表示:“目前我们的忧虑是,当我们发现了有问题的交易类型后,市场上的不法分子会走先一步。我们的发现衹是冰山一角。”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金融欺诈与反欺诈的角力永远在进行之中。(东方财经杂志)
广告